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排行榜 > 正文

马大帅日记:章鱼不是我的菜

发布时间:[2018-01-14 13:30:45] 来源:网络整理

看球的日子里,人人都是马大帅

张逸麟

正当我对自己的执教才能开始怀疑的时候,贝利也开始怀疑他作为预言师的才能,显然这届世界杯的预言帝不再是贝利,他看好的西班牙队最终打进了决赛,他的反向预言术也吃了好几次瘪。

贝利输了,他输给了一只章鱼,乌鸦把墨汁涂在身上,而章鱼把墨汁藏在肚子里,显然章鱼更有内涵。

前几天,所有的阿根廷人都在吃章鱼,朋友们也推荐我吃,他们认为,我应该是最想吃章鱼的人,但我没有吃。现在轮到德国人自己开始疯狂地炖章鱼吃

了,这就是因果报应。

当贝利退出

世界杯巫术层面的舞台时,人们认为章鱼哥将一鱼独大,但他们显然错了。知道为什么我不吃章鱼吗?因为只有迭戈·马拉多纳才是与章鱼哥分庭抗礼的巫师。

我不会像贝利一样到处嚷嚷,我的强项不是预测,而是诅咒。你们知道1994年时,我被国际足联强奸了,他们把我赶上看台,让我永远无法在世界杯的绿茵上奔驰,我看着自己的球队被淘汰出局,那一刻我下了一个诅咒,凡是把阿根廷队淘汰的球队,也立刻会遭遇相同的命运。

1994年,罗马尼亚人淘汰了我们,但他们下一轮就被瑞典人挡在4强之外;1998年,博格坎普在1/4决赛中绝杀了阿根廷队,但荷兰人在半决赛就输给了巴西;2002年可恶的瑞典人又在小组赛最后一轮逼平了我们,把我们挡在淘汰赛外,但他们马上被塞内加尔队送回了家。

4年前,德国人开始挑战我的诅咒,他们在自己的国家用点球击败了阿根廷队,可他们的好运就此结束,意大利人把他们挡在决赛外;今年德国人又来了,毫无怜悯地打了我们一个4:0,他们可以击败我,但无法击败我的诅咒,他们难逃出局的命运。

1994年之前,迭戈·马拉多纳用他的身躯护佑着阿根廷队,1994年之后,我用我的诅咒护佑着阿根廷队。我是阿根廷队的保护神,你们最好不要在世界杯上遇到阿根廷队,否则要么被阿根廷队击败,要么被我的诅咒击败。

(本故事纯属虚构)